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广电 > 应立法明确禁止未成年人注册网络主播

应立法明确禁止未成年人注册网络主播

时间:2019-10-09 17:34:5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2734次

“种点啥?”“卖给谁?”“钱从哪来?”“地该咋种?”无论走到哪里,陈增喜脑子里都带着这些问题。当传统的种养业遇到瓶颈,他盯上了“方兴未艾”的艾草业。“目前艾根5000元一吨还抢不到,一亩地可以产一吨。艾秆儿带叶一年可以收割5茬,每茬可产一吨半,平均3000元一吨。”陈增喜扳着指头跟记者算,“你想想,这要是推广开来,该是多大效益!”

2016年任舟山市政府党组成员,浙江舟山群岛新区海洋产业集聚区管委会(舟山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舟山港综合保税区管委会党委书记,浙江舟山群岛新区海洋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主任

首先,对于未成年人网络直播一事,社会各界要统一认识。但从目前看来,对于此事大家还有不同看法,有人觉得应该一刀切禁止,有人则认为这也给未成年人展示自己提供了平台。以笔者之见应该分而治之,由于未成年人缺乏自我识别、管理能力,应该禁止注册成为网络主播,而如果有网络直播平台聘请未成年人担任某一视频栏目的主播,则可在监护人的同意下接受这个工作。这就好比电视台、广播电台请中学生担任主持人一样。网络直播平台要负责直播的内容符合相关政策、法规的规定。

根据新浪微博数据中心发布的《2016年直播行业洞察报告》显示,11岁至16岁的网络主播占到总数的12%。基于庞大的网络直播人数基础,未成年主播人数相当可观。早在2016年4月,百度、新浪、搜狐、爱奇艺等20余家从事网络表演(直播)的主要企业负责人曾共同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该公约明确,不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其中还明确现有主播未进行实名认证的,于2016年6月1日前完成实名认证。这些都表明,我国网络直播行业已经达成了不为未成年人提供注册通道的共识,可是为什么未成年人主播还在各大直播平台大行其道呢?针对我国网络直播平台上未成年人主播泛滥的乱象,我国有必要立法明确禁止未成年人注册网络主播。

此次治理未成年人网络主播问题,与媒体对这一领域乱象的曝光有关。央视近日在新闻调查节目中集中曝光了直播平台乱象。恋爱、怀孕、生子……这些现实生活中的未成年人禁忌,都在网络直播中被轻易打破。网络直播平台对未成年人申请注册,以及直播内容不加以审核,其商业目的十分明显,一是可以吸引大批未成年用户,二是可以用禁忌内容加以炒作,吸引成年人的眼球,这些都是挑战道德底线和法律底线的。

千篇一律的纪念品降低了顾客的购买热情。在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的记忆中,过去的纪念品基本都是复制,“一厢情愿地把我们认为很好的东西复制以后摆在那,也没什么人买”。而如今,这些复制品仍然占纪念品的大部分。

黄兴国作表态发言时表示:对巡查组提出的问题,要高度重视,一条一条梳理,一个一个整改,落实到领导、落实到部门、落实到区县、落实到责任人,坚决做到责任到位、措施到位、整改到位。

自2016年四季度以来,为加大楼市调控力度,关闭定增、公司债收紧、海外发债受限,房地产企业融资收紧已成主旋律。但2018年下半年以来,前期任性负债集中迎来还款期,违约、借新还旧频现,房企发债“热情”再度高涨,甚至一周内就有超过二十家房企发债,更有房企一个月内发债三次。

这个位于武陵山脉东北端的山区县,1986年被湖南省人民政府确定为贫困县,2011年被纳入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2018年8月,湖南省人民政府正式发文批复,石门县脱贫摘帽。

“人不在了还领社保,购置了车辆却享受低保金,村干部违规给子女发补贴,种种情况,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綦江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贾如兴说,平台运行初期,首批数据比对结果竟显示异常数据达3603条,这些异常数据里面到底哪些是有问题的、有什么问题,经过进一步归口排查核实后才能确定。

保护未成年人、治理未成年人网络直播乱象,还未成年人健康的成长环境,不能只依靠舆论监督,媒体报道了就进行治理,媒体没报道就视而不见。治理这样的乱象更需要建立严密的监管体系。

对于未成年人注册网络主播,我国各地的管理规定不一。北京采取的是由网络直播行业自律。今年新修订的《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规定,未成年人担任视频直播网站主播需征得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同意。根据武汉的规定,征得父母或监护人同意,未成年人就可以担任网络主播。不同的管理规定会令公众感到困惑,网络直播行业企业签订的自律公约到底有多大约束作用?不遵守会承担什么责任?父母同意未成年孩子担任主播,如果父母不合格、把孩子作为谋利工具怎么办?这些问题都亟待澄清。

其次,需要对网络直播节目建立分级制度。我国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直播、短视频已经成为公众获得资讯,进行消遣娱乐的重要途径。从国外的经验看,为了规范直播、视频行业的发展,他们是有分级制度的,哪些视频允许18岁以下未成年人观看,哪些禁止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观看,等等。从我国的国情出发,不太可能制订那样的分级制度,但可以从保护未成年人角度出发,对视频内容进行分级,明确规定哪些视频直播不能向未成年人开放。

我国近年来对网络色情、暴力问题一直都在治理,但基本采取的是集中治理,隔一段时间进行一次严打,严打过后又“死灰复燃”,始终没有形成长效机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分级制度。一些直播短视频平台为了快速扩张,就利用制度的缺失打擦边球。所以,在这样的现状下,不能仅仅寄希望于直播视频平台自我规范,必须完善监管体系,建立长效机制,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熊丙奇)

国家网信办近日约谈“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火山小视频”相关负责人,责令全面进行整改。两家相关负责人表示完全接受处罚,同时提出禁止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注册网络主播,已有账号一律关停。

《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4年工作总结和2015年重点工作任务》已经国务院同意,现印发给你们,请结合实际,认真组织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