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报道 > 消费者给差评遭骚扰 外卖平台差评机制缘何形同虚设

消费者给差评遭骚扰 外卖平台差评机制缘何形同虚设

时间:2019-08-13 14:41:4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1392次

第二次给差评是因为某外卖平台开通了准时送达服务,如果超时将赔偿。“那次,我是在一个比较偏的地方点单。一般在那个时间段点餐,送达时间会比预计时间晚20分钟。我当时想试一下外卖平台的准时送达服务是否真的能准时送。点餐后,过了准时送达的时间,但外卖员在离我还有两公里远的时候点了已送达。”雪琪说,她选择了投诉。

今年9月,北京市民杨春伟点的外卖比预期时间迟了1个小时才送到,因为外卖小哥在餐厅拿错餐。送达半小时后,外卖小哥开始给杨春伟打电话,质问他为何给差评。“我说没有给差评,他说拜托朋友在后台查了。后来,外卖小哥发短信说是商家给了差评。这说明外卖小哥在几分钟内就可以通过后台查到是谁给了差评,所谓的匿名评价毫无匿名之用”。

“一些外卖平台对差评的处理方式比较粗暴。一个差评就扣两三百元,也就是说,外卖小哥幸苦一天的工资会因为一个差评全部打水漂。另外,外卖小哥的申诉渠道很少,大都只能想办法取得客户的原谅。”曾对外卖市场做过调研,也曾经试水外卖行业一年多的程瑞对记者说。

消费者给差评后遭骚扰外卖小哥因差评被罚款匿名评价形同虚设

多年的吴哥古迹保护工作也给柬埔寨培养了一批自己的文物修复人员。

订了外卖,超出送达时间一小时。打电话问外卖小哥,外卖小哥挂电话;打电话问商家,商家说外卖小哥没来取餐。

胡海成说,罚的最严重的就是外卖员提前点了送达,罚500元。一般投诉会罚200元,但也分情况,有时候也会罚500元,有时候会飙升到2000元。对于这一点,顾峰倍感认同,“客户打电话投诉,只要说四个字:态度不好。那么外卖小哥的2000元就没了”。

宜兴一位官员说,从目前情况看,单靠宜兴人自己,现状一时半会儿还很难改变。

此外,还有市民反映,社区医院能看的病症、能做的检查有限,如家中孩子生病,还无法指望社区医院,但他们希望最好能在家门口解决问题。

在受访的业内人士看来,消费者给差评成为管理层克扣工资的理由,这才是问题的根本原因。作为服务人员,对于差评没有申述机制,只能默默接受差评带来的结果。

在商业闲置设施盘活方面,对投资额3000万元以上,在金廊沿线、中街和太原街等重点商业街区盘活闲置商业设施、启动二次招商,引进符合市、区发展规划,具有引领示范作用的商贸流通业项目,按照基础设施建设改造、公共设备购置等投资额的10%给予补助,最高不超过500万元。

上个月,因为外卖超时问题,北京白领刘蕊给外卖小哥一个差评。随后,刘蕊接到外卖小哥的电话,问她为何要给差评。放下电话,刘蕊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明明是匿名评价,为何还会接到这通电话?

毕于瑞:我们都是代表,履职是一样的,但是由于工作不同,人大要求我们写建议时也是结合自己的工作,围绕熟悉的领域。作为区县级干部,我们就是把区县发展的经验带到两会上,把问题,尤其是民生问题带到两会上解决。

“喜出望外。”顾雏军很激动,他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形容,“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

研究人员发现,图像能否被记住,与“深加工”关系更大,但决定性因素与另一种高速脑波相关,即由大脑海马体产生的“尖波涟漪”。当大脑海马体产生“尖波涟漪”时,才能重新激活与“深加工”相关的“伽马节律”,促使这张照片被记住,而这一过程只发生在睡眠时。

评价惩罚机制受诟病

同样在北京做外卖小哥的胡海成说,现在经常有报道送外卖骑行逆行以及伤亡的新闻,“我们也很无奈,送餐时间卡的太紧,我们的规章制度特别严,一个投诉电话就会罚款”。

“计算养殖收入,需要按照出栏数而不是存栏数;一个人外出务工10个月,我们往往只能给他计算八九个月的收入,因为有可能第一个月并没有找到工作,此外务工收入一般还要剔除掉部分交通及必要生活成本开支。”杨友泽说,在脱贫出列时更要从紧把握,避免“数字脱贫”。

外卖平台差评机制缘何成矛盾“导火索”

刘育熙在杨远帆的钢琴伴奏下演绎了自己改编的多首“刘氏三杰”经典作品,除了由《教我如何不想她》改编而成的《怀念祖国》外,还有根据刘天华作品改编的《良宵》《悲歌》及根据刘北茂作品改编的《小花鼓》等。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为了吸引更多消费者,一些外卖平台对旗下“骑手”设定奖罚制度,比如未在规定时间内送餐,外卖“骑手”就要被扣20元;如果顾客投诉(超时是被投诉的主要原因之一),就要被扣200元。然而,外卖“骑手”一个月的底薪只有三四千元,而且必须保证一个月送餐600单以上才能拿到底薪。超过600单再按每一单奖励,而一旦被扣钱,相当于3单白送,被投诉相当于一天白干了。

雷学军向本刊记者介绍,农民种植、企业生产的积极性都不是问题,“农民种植速生草,每亩土地每年纯收益在1600元左右,速生草可以应用于造纸、建材、包装、肥料、化工、发电等多个领域,既可以制成储碳产品进行封存或用于交易,又可以制成能源产品替代化石能源。”

“服务评价系统涉及三方的利益——消费者、服务人员、公司管理层。设立服务评价体系,当然是为了维护公司管理层的利益。因为管理层的利益与公司收入挂钩,而公司收入又与消费者选择有关。服务人员的工作质量与态度直接影响到消费者的选择以及公司收入。自然,公司管理层需要服务评价体系。”程瑞说,管理层在采用服务评价体系后,配套的就是对差评作出处理。“客观地说,消费者给差评有很多原因,不一定是服务人员的错。比如送餐太迟,不一定是快递不尽心,可能是受恶劣天气影响。可是,在差评处理措施上,管理层往往选择了懒政,不会去分辨消费者给差评的原因,而是认为只要扣钱就能解决问题”。

“评价体系原本是用来提升服务水平的辅助手段,但是企业管理层并没有以这种方式使用评价数据,也没有提升服务水平的配套程序,这就造成了只能由服务人员或被服务者来承受相关的矛盾。”程瑞说,当然,服务评价体系对消费者维权也是重要的,不能说差评会给“不容易”的人带来坏处就不使用。如果想要改变这种现状,就需要对服务评价体系做进一步细化。差评需要给出原因,同时服务人员可以申诉辩解。公司根据差评的具体原因,或惩罚服务人员或改善客观条件。记者赵丽实习生孔惠

王屏生回答,蔡英文来很好啊,大家可以多交流,我还是要为台湾的经济讲话,把台湾的经济搞起来是目前最重要、最重要的事情,讲别的都是假的,把台湾经济搞起来才是真的。

后台可查谁给了差评

按照国家规定所获得的优待抚恤金、计划生育奖励与扶助金、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以及教育、见义勇为等方面的奖励性补助,不计入家庭收入。残疾人功能性补偿代步机动车辆不计入家庭财产。

“说完这句话,商家直接挂断了电话。对于这种态度的商家,当然要给差评。不过,想到外卖小哥提前送到了,我就给商品打了1星,给外卖质量打了5星。”雪琪说,她再次进商家主页查看时发现,商家主页显示,她对这单外卖给出的分数是平均分3分。“我后来才知道,如果想让那一单只有1分,就意味着我要给外卖小哥差评1分,但外卖小哥会因此被扣几百元工资。最后还是心疼了一下外卖小哥,放弃了给差评的想法。这次经历让我知道,即便准时送达,外卖小哥还是会因为这样的评分系统受到连累”。

不仅如此,在今年两会上,“人工智能”也是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第一次,雪琪点外卖时特意嘱咐加红油,但收到外卖时却发现是清汤白水。雪琪与商家交涉,得到的回复是:“不好意思,厨师是新来的,忙中出错了,您将就着吃吧,下次不会这样了”。

“通过这两次投诉,我意识到,一些媒体报道的外卖小哥与客户之间的各种纠纷,都是这种简单管理手段下的产物。是外卖公司把外卖员和客户放到了对立面。”雪琪说。

大数据、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的应用,还促进了医疗服务模式、健康管理理念的改变。如今,人们无需常往医院跑,就能对自身进行日常健康管理。通过智能可穿戴设备、家庭智能健康检测监测设备,能够实时动态监测健康数据,精准把握个人健康情况。尤其在血糖管理、血压管理、用药提醒、健康要素监测等方面,人工智能可以提供常态化、精细化的指导,为特定群体提供全方位、全周期的健康服务。这些,不仅有利于加强疾病预防、提高慢病管理效率,也能提升公众的健康观念,从根本上节省全社会的医疗成本。

佛山市检察院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佛山检察机关将继续发挥行政公益诉讼中行政执法监督的检察职能,加大案件的线索搜集,重点办理影响恶劣、严重危害校园食品安全的案件,加强和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教育部门等职能部门的联合,着力构建“学校经常性自查为主,各部门联合定期专项整治为辅”的工作格局,构建联合检查的长效合作机制,确保广大师生吃得安全、吃得放心。

对此,顾峰并没有多说后台查询的具体方法,只是表示,“外卖小哥可以在一天之内根据历史订单查看消费者的姓名、地址、联系方式。一般来说,订单完成一天后,App会自动屏蔽客人的信息。可是,只要客人一评论,后台还是可以马上查看到。所以,客人可以在订单完成第二天再评论,这样外卖小哥虽然能回忆起是哪单给的差评,但他记不住客人的信息,除非外卖小哥有每天截屏记录客人信息的习惯”。

    书法教育教的是书法,体现出的是做人。子曰,“诗言志”,其实,“书亦言志”;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其实,“仁者乐书,智者乐书”;子曰,“不学诗,无以言”,其实,“不学书,无以文”。而人人学书,应当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社会文化的常态。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其实,“书亦无邪”,也就是说,书法可以千姿百态,形形色色,但应当融洽和谐,赏心悦目,而不要光怪陆离,混淆视听,以假乱真。

这方面不乏先例:今年3月31日,四川南充市民王先生带着母亲和3岁的儿子回老家扫墓,儿子患有G6PD缺乏症,吃完一个面包后倒地不起。王先生驾车送儿子赶赴市中心医院,途中遭遇交通严重拥堵,王先生向交警求助。两名交警受指派驾驶警用摩托,一人在前鸣响警笛,一人在后面喊话,提醒前方车辆让出车道,警摩带着王先生连闯四个红灯,及时将孩子送到市中心医院,孩子最终获救,一天后康复出院。

此外,中新网记者注意到,本届年会上,社会民生和政治安全议题也占有一定比例,如食品安全、反腐与政商关系、雾霾与健康、代际流动与家族传承等问题。另外,区域性和全球性话题也都有所体现,博鳌论坛所囊括的议题正逐年增加。

同时,顾峰还向记者透露,很多平台所谓的“匿名评价”根本无法匿名。一些消费者的经历证实了这一说法。

新华社纽约12月12日电(记者王乃水潘丽君)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12日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交易代码为“TME”。

飞猪客服介绍,目前尚未接到抢票软件被限制的通知,用户仍可正常在飞猪平台购买火车票,要想提高抢票成功率,用户可以分享给好友领取“加速豆”,或者购买“保险套餐”提高抢票成功率。北青报记者注意到,飞猪提供的保险套餐共3种,分别是售价30元最高保130万、售价20元最高保81万以及售价10元最高保55万,然而在该保险详情中,这份保险却是火车意外伤害险。飞猪客服表示,用户购买该保险套餐后,既是乘火车的意外伤害保险,也能够提高抢票几率。

铁力市野生动物保护站工程师侯晓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对小黑熊进行饲养救助后,将根据幼熊的发育状况以及它的野外生存能力,择时择地将其放归到自然环境当中去。

要闻八 银监会拟加强商业银行授信集中度风险管理

给差评后遭遇了什么

今年7月雨季,胡海成从中午一直忙到晚上,中间没有时间喝上一口水。当时有一个外卖,迟了半小时,“我一直给客人道歉,但一下楼人家就给了我一个差评”。因为这个差评,胡海成被罚了200元。

《关于分类推进人才评价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全文如下。

饿了一个多小时,北京市民蒋雪莲准备投诉。商家一直向她解释外卖小哥的各种不容易,客户投诉会导致外卖小哥被扣钱。

新华社北京2月12日电 由空气传播的流感等传染病是全球公共健康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美国研究人员在新一期《科学报告》杂志上报告说,一种特定类型的紫外线可以有效消灭空气中的病原体且对人体无害,有望在流感季控制流感病毒传播。

对于给差评的原因,顾峰说,“大都是因为送得太慢了”。然而,慢的原因却很多。“有时候并不是外卖小哥的问题,但客户在愤怒的时候哪听得进解释。送慢了得差评,无论什么原因,外卖小哥都还能想得通。可是,因为商家做得不好吃,连累外卖小哥一起被差评,这种情况就让人特别上火了。公司不会听解释,只会要求外卖小哥取得客户谅解。”顾峰说,“但是,并不是每个客户都能说得通。所以,碰到一些听不进解释的客户,就等于白白辛苦一天。”

不过,令雪琪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外卖小哥就打来电话央求撤销投诉。“外卖小哥说,他因为这个投诉被扣了300元。接到这个电话后,我就问客服‘撤销投诉,我应该怎么做’。之所以这么说,我想试探一下平台是否关心客户因为什么原因撤销投诉。结果,客服很快回复,‘如果你同意的话,我这边就帮你撤销投诉了哦’。确认同意撤销投诉后,外卖小哥再也没联系过我”。

张显友还建议,不断完善边远地区幼儿教师的编制和待遇问题,加大对在职教师的培养和培训力度。大力发展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切实改变当前农村学前教育缺失和经费不足问题。

最终,蒋雪莲选择了自认倒霉。蒋雪莲这么做,并非因为接受商家的劝说,而是担心因投诉或给差评引起骚扰、报复乃至更极端的行为。

这些担心并非杞人忧天,而是已有案例出现。“虽说网购、外卖等都有用户评价机制,但看看那些因给差评引发的威胁、伤人事件,谁还敢投诉、给差评。”蒋雪莲说。

中央党史研究室教授薛庆超说,中国共产党始终不渝高举抗日旗帜,始终不渝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始终不渝艰苦奋战在抗战前线,始终不渝引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前进方向。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对于差评机制,不少外卖小哥表示“很无奈”。

更大的危害还在于,未成年人整容手术容易导致未成年人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扭曲。如王家娟所说,整容手术本来是为了能够更加健康、更有尊严地活着。但是,不少未成年人整容,往往以明星作为整容的版本,更多的是为了博人眼球。毫无疑问,这样的整容不仅反映出审美观上的偏差,更会在价值观、人生观上给未成年人带来不良影响。

顾峰(化名)是一家外卖平台的配送员,他告诉记者,上岗前,平台会就防止投诉或者差评进行相关培训。比如,如果顾客不接电话,一般情况都是等5分钟发个短信,短信内容类似于“您好,我是××配送员,我给您送餐,您不在,只好先送其他的,看到请速回电话。祝您用餐愉快”。“这些都是有模板的。如果时间很短,那就要先回来给这个顾客送;如果确实走远了,那就要和顾客商量。另外,对于撒餐漏餐的情况,一定要对顾客说明。如果顾客说没事,那就不用赔了;如果有些餐食没汤吃不了,那多数是要赔的。我就赔过一碗牛肉面,30多元。用我们站长的话说,差评和投诉取决于你的服务态度,超时决定不了投诉,态度才是决定性的。另外,如果有顾客给我们差评,我们不会被扣钱,只有服务态度不好才会被扣钱”。

本报记者昨日下午3时左右与一名被访对象在金钟港丽酒店大堂咖啡厅聊天时,突然见到身材高大的林卓廷走进咖啡厅,他随后与一名已在等候的外国人握手。记者远远望去,发现两人在餐厅一角的座位上边喝饮品边“密谈”,只见林卓廷不时低声谈话,而该名外国人则在本子上做记录之余也不时发问。或许是因为林卓廷在参选前后知名度增加,因此他们在谈话时,坐在旁边座位的一些本地客人也不时地望向他们。

分析人士认为,英国与欧盟“只管离婚,不管孩子”,英国经济可能成为英欧“婚姻破裂”的最大受害者。在“脱欧”前景不明朗的背景下,今年英国经济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广西各地都在摸索弘扬“刘三姐”文化的举措。“最近广西南宁市编排了一个舞剧‘刘三姐’,请我当顾问。有人说‘刘三姐’是歌仙,怎么能变成舞仙呢?我认为,能让观众感受不一样的风格未尝不可。桂林市也把‘刘三姐’题材创编成了歌剧并走进了国家大剧院。这些尝试都获得了好评。”

没怎么上过学的他,挂在嘴边的是“DNA”“踪迹”“出没”这些专业字眼。他早已不再是成天和树木、野兽打交道,社交圈比船员还单调的护林员。

“我可能有些执拗,但真的忍无可忍。”今年,北京市民雪琪两次点外卖后都给了差评,这在朋友看来是“女汉子”才敢做的。

通过外卖平台订餐,已然成为不少人的就餐选择。出于畅通消费者维权及内部管理等方面的考虑,外卖平台大多设立了对外卖小哥的评价机制。然而,这项评价机制在实践中却有些走样——消费者对服务不满意给差评,外卖小哥因此被罚款白干一天,双方的矛盾由此引发,甚至出现一些纠纷。一项有着良好初衷的评价机制,缘何成了矛盾“导火索”?